克韩专栏——霍太公钓鱼 阿勒代斯被钓鱼
来源: 乐视体育 2016-09-29 14:48:33

“阿勒代斯有可能成为三狮军团历史上第一个100%胜率的主帅。”这是一个苦涩的笑话,因为这一统计数字能够成立的前提是:阿勒代斯现在就下课。这个24小时前看起来几无任何可能性的剧变,现在却越来越有可能——甚至,当你阅读到这篇专栏时,一切都早已注定。原因?《每日电讯报》的一次钓鱼式采访暴露了阿勒代斯的很多黑材料,足总可能不得不尴尬地在这个时候就痛下杀手了。

问题一:发生了什么?

这不是第一个被钓鱼式采访(Sting)击中的英格兰主帅。如果是三狮老球迷,你一定还记得2006年1月前英格兰主帅埃里克森被《世界新闻报》伪装成阿拉伯富翁的钓鱼采访记者所骗,最终历经多年性丑闻不倒的瑞典主帅,黯然宣布将在世界杯后去职。但埃里克森毕竟是在任教5年多后才出事,阿勒代斯目前可只执教了一场比赛!


目前的资料显示,阿勒代斯和《每日电讯报》乔装改扮记者的会面,甚至发生在他第一次比赛之前——8月19日,地点是伦敦的梅菲尔酒店,此时距离他与英格兰足总(7月22日))签约不到1个月,距离他首场比赛(9月4日)仍有两周多。也就是说,阿勒代斯在帅位上还没有坐热,就已经开始“干坏事”了。


会议是足球经纪人麦加维安排的,这人在踢球时代就是阿勒代斯的熟人,属于信得过的老朋友,这也是阿勒代斯对这次会面毫无戒心的重要原因。当然,据说麦加维本人也是被记者所骗的,只能说记者乔装改扮的功夫太高了——他们扮成来自远东的有钱人,找阿勒代斯谈点生意。上周,《每日电讯报》的两名钓鱼记者在曼彻斯特著名的Wing’s中餐馆,与阿勒代斯进行了第二次会面。


问题二:阿勒代斯究竟干了什么坏事?


现在,我们就把《每日电讯报》根据偷偷录像掌握的黑材料梳理一下,看阿勒代斯究竟犯了几重罪。


罪行一:未经过足总批准,找私活炒更赚钱

严重程度:极为严重

阿勒代斯嘴上说钟爱英格兰教职,但屁股还没坐热,就已经开始通过经纪人以英格兰主帅的身份、找别的渠道赚钱了。这次之所以愿意见远东公司代表,就是因为远东公司提出让给阿勒代斯40万英镑一年,换取他每年飞四次新加坡和香港,对投资人发表主旨演讲,然后再社交一下。


在谈到自己的出场费价格时,会谈时也在场的阿勒代斯经纪人半开玩笑说:“我想说100万一年,但我也知道你们不会付这么多。”而阿勒代斯自己也说,弗格森现在来场演讲就是40-50万英镑一场,而罗比·威廉姆斯(英国著名演员、歌手)出席一次婚礼的价格是160万英镑。


阿勒代斯和他的经纪人甚至还谈了出行的细节:头等舱来回,豪华酒店,不能当天到当天走,而是至少要待上一两天。阿勒代斯很知道英格兰主帅这个名头在远东的吸引力,“每次去那儿,我被人找着合影的次数是最多的。”阿勒代斯的财务顾问也说:“我知道在新加坡、中国,英格兰主帅这概念是非常厉害的,这值回票价。”


英格兰足总与阿勒代斯的合同是300万一年,算相当不错了。合同条款规定,任何其它有收入的工作都必须向足总报备——这也是阿勒代斯在签约后,就宣布和一家博彩公司中断合同的原因。在英格兰,三狮主帅的社会地位是崇高的,不能搞污七八糟的事情。阿勒代斯的前任霍奇森有个儿子在宇舶表当设计师,宇舶在2014世界杯和2016欧洲杯两次给霍奇森送纪念金表,霍奇森都是事先向足总报备,才接受礼物的。


罪行二:暗示有绕过第三方所有权禁令的办法

严重程度:极为严重

《每日电讯报》记者伪装的远东公司,是以球员转会为投资方向的。从道理上讲,阿勒代斯绝对不能参与这个公司的业务(其实接受演讲邀请已经容易瓜田李下,非常不合适),否则的话难免有利益冲突:一旦他把这家公司拥有的球员选入英格兰队,球员就会升值,这家公司就会受益;如果那样的话,所谓40万演讲费简直形同贿赂。


好在阿勒代斯特别强调这部分他不能参与,他的名字不能与购买球员联系在一起,所以绝对不可以担任这家公司的“战略顾问”。但他在另外一个问题上出语不慎,被《每日电讯报》潜伏记者抓住了把柄。在问及球员的第三方所有权时,“大山姆”挥挥大手:“这不是一个问题,(经纪人)多年来都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所谓第三方所有权,是指经纪公司或经纪人直接收购球员一定比例的所有权,等球员身价升值后再出售套利。普拉蒂尼等前足坛高层人士曾怒斥这种制度是现代“奴隶制度”,国际足联也在2015年宣布对这一制度下达全球禁令。但阿勒代斯作为老司机主动介绍了规避办法:可以通过经纪人从俱乐部收取佣金、然后再付费给第三方产权人的方式来回避这一禁令。


其实阿勒代斯过去和转会黑箱一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2006年,BBC《全景》节目曾揭露他收取球员转会黑金,警方随即展开调查,最终以“证据不足”结案。2014年,新闻报道说时任西汉姆主帅的阿勒代斯命令年轻球员莫里森解雇自己的经纪人,转而雇佣他的经纪人,阿勒代斯后来否认了这一报道。

但这一次,他以英格兰主帅之尊,置国际足联禁令于不顾,实在是太过夸张。


罪行三:对前任主帅霍奇森、副帅内维尔不敬

严重程度:尴尬,但不致命

在谈到英格兰前任主帅霍奇森时,阿勒代斯的口气相当不敬,用了“Woy(在某些方言口音里的Roy)”这个略带贬义的外号——2012年《太阳报》用Woy指涉霍奇森时,足总还大加光火,没想到阿勒代斯自己也用!他还说霍奇森演讲的话会让人睡着,“他就没这个能力”。他还说霍奇森“太犹豫不决”,在对冰岛的比赛中“崩盘了”。


对于内维尔,他也没有好感:“内维尔一直在和霍奇森争吵什么时候让拉什福德(阿勒代斯还把拉什福德的名字念错了)上场,足足有10分钟。加里对霍奇森有不好的影响,我的意思是说,我会让加里坐下来闭嘴,毕竟你才是老板,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不是听别人的。”


但毕竟,这只属于个人私德(背后说人坏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问题,对阿勒代斯的帅位应无实质性影响。

罪行四:谈拉什福德、威尔希尔、张伯伦等人的入选问题

严重程度:不严重

阿勒代斯对拉什福德并不是特别感冒,第一次升帐就没有召入拉什福德。与此同时,他也表示:“哈特、威尔希尔、张伯伦,如果他们一直在板凳上,那就没法为我效力。只要他们不为自己的俱乐部踢球,那他们的比赛体能就会有问题。”


就这点来说,阿勒代斯的表态其实并没有太多问题,顶多是有点“不够外交辞令”。但考虑到这本来就是私下场合,情有可原。


罪行五:对足总、威廉王子、哈里王子的不敬

严重程度:尴尬,但不致命

阿勒代斯认为,足总在温布利旧址重建新球场是愚蠢的,因为原址重建花费了8.7亿英镑,而找一个新地方重建可能只需要4亿英镑。因为这种“愚蠢”,成为了房奴的足总现在还要不停还房贷,而且见钱眼开,“一切向钱看”。


在谈到威廉王子时,阿勒代斯批评他没有出席最近在伦敦举行的2020欧洲杯仪式,“唯一一个没路面的是威廉王子。他可是我们足总的大使,他都不出面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但他显然有有更值得忙碌的事情。”在谈到哈里王子时他又说:“他真是个调皮孩子。他是一个非常非常调皮的孩子,他会露出自己的屁股……”


这些话当然会让足总尴尬,但其实也不足以让他下课,尤其是在他只执教了一场比赛的情况下。


问题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最严重的指控是“接受40万兼职收入”和“提示绕开第三方所有权禁令的办法”,这两条足以导致阿勒代斯垮台,成为三狮历史上最短命的主帅。《泰晤士报》27日早晨认为,足总解雇阿勒代斯的可能性是50%对50%,其命运很可能在28日就见分晓。


按照原计划,阿勒代斯将在周日宣布新一期英格兰队的名单。但一旦他被解职,他的助手萨米·李将执教即将到来的10月国际比赛日的两场比赛。

(作者:克韩 编辑:叶子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