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登上《GQ》四月刊封面 聊澳网谈退役
来源: 乐视体育 2017-03-21 00:12:20

瓦尔贝拉位于苏黎世东南部,是一座隶属于瑞士格劳宾登州的城市。它坐落在阿尔卑斯山畔,离瑞士著名滑雪胜地圣莫里茨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跟喧闹有趣的圣莫里茨不同,瓦尔贝拉显得十分无聊。费德勒和他的妻子米尔卡就把小屋买在了这座小镇的山上,希望逃离城市,逃离外界。就在这安静的家中,费德勒接受了《GQ》杂志的访问,聊了聊澳网夺冠的感受,回忆了自己最初对网球的认知,还自曝了不少新的秘密,并且也谈论了对退役的看法。

2017澳网,可能是费德勒职业生涯最特别的大满贯

18座大满贯冠军里面,费德勒对2009年的法网印象尤其深刻。那一年,他拿下法网,平了桑普拉斯14个大满贯冠军的纪录。随后他在温网夺冠,打破了桑普拉斯的大满贯冠军纪录。同一个夏天,他和米尔卡迎来了他们第一对双胞胎。

那对费德勒来说是个很美妙的夏天。但是,依然不能与今年澳网相比:“这个澳网感觉非常不一样。当你年纪大一点以后,你对事物有更深的认知。有些时候你想要更多,因为你知道时间不等人,”费德勒说道。

今年澳网开始前,费德勒因为伤病休息了大半年。瑞士人带着第17位的排名来到墨尔本公园。最终,费德勒在决赛五盘战胜老对手纳达尔,捧得个人第18座大满贯冠军。

决赛的最后一分非常具有戏剧性,费德勒正手一个压线球,线审认为是好球,纳达尔则提出鹰眼挑战,看看是否出界。《GQ》记者问费德勒,挑战的那一刻,他的心态是怎么样的。“非常谦卑吧,我猜,”费德勒说:“那时我甚至还在想我依然有机会被他翻盘,可能还是会输掉比赛。”

回味今年澳网的征程,费德勒表示,这可能是他职业生涯最特别的大满贯。“澳网夺冠,解决了许多问题,”费德勒说。

直到闯入世界前十,费德勒才找到对网球的热情

“那是我第一次踏入温网中心场,第一次并且是唯一一次和桑普拉斯交手,”费德勒回忆自己在2001年温网第四轮战胜桑普拉斯的那场比赛,”当时我才19岁,我突然意识到,这才是网球真正的样子。网球,不仅仅只是一项我在瑞士对着冰冷的大厅练习的运动。网球,意味着更多。从那场比赛后,我渴望继续上场比赛,渴望更频繁地和顶尖高手过招,渴望在更大的场地比赛。突然间,我的一切的努力都有意义了。我开始明白为什么要做体能训练,为什么要跑步,为什么要早点去巡回赛做准备,为什么晚上要睡好。我开始认识到每个细节的重要性,才知道每个细节都会造成最终的不同。”费德勒对《GQ》杂志记者坦言,自己不是一开始就对网球有极大的热爱。直到闯入前十,他才发现自己对网球的激情。

时过境迁,费德勒现在是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网球运动员之一,然而,他从来没有期望自己能有现在的成就。“网球带给我带来了许多荣耀,因此,我非常感激网球——它拓宽了我的眼界。如果我不是网球运动员,我可能就会在巴塞尔生活,做一份普通的工作,这样我的眼界就可能十分狭隘,”费德勒笑道。

费德勒是个电影迷 曾经把艳星海报贴在房间门口

作为80后,费德勒喜欢90年代流行产物。他的卧室里曾有奥尼尔、乔丹、埃德博格以及贝克尔等人的海报。还有加拿大艳星帕米拉·安德森的海报。“我记得那张海报,”费德勒不好意思笑道:“我把它贴在门口。”帕米拉曾经是《花花公子》的模特,红极一时。

费德勒还是个电影控,他很难想象为什么人们看电影会睡着。在今年澳网决赛前一晚,他还和家人看了今年奥斯卡提名片《雄狮》。“看完后我情绪都失控了,”费德勒笑到“当时还在想,让自己被电影情节虐是不是不太好?毕竟明天也将会是令人心潮澎湃的一天。”

对于另外一部奥斯卡影片《爱乐之城》,费德勒也非常喜爱。不过喜欢大团圆结局的费德勒,很讨厌《爱乐之城》的结尾。

除了分享对电影的喜爱,费德勒还告诉《GQ》记者一个秘密——他害怕马。“难道不是每个人都怕马吗?”费德勒问道。

费德勒谈退役 称依然享受网球比赛

许多人都在问费德勒的退役计划。费德勒对《GQ》记者透露道,其实自己已经有了想法。

“每个比赛,我都会问问自己我离开家的心情如何。因为待在家里总是很舒服的。当我打包好自己的东西,走出门口,把行李放在车上,看着自己的家,心里说,‘好,我们去比赛吧’ 的时候,我真的开心吗,还是我更想在家里呆久一点?”费德勒把这个问题当作对自己的考验,如果有一天他犹豫了,那么可能就就是职业生涯的尾声。但是,现在费德勒依然享受网球生活:“每次我很开心能够继续上路。我依然做着我心里想做的事情。我的确很喜欢瑞士,但是不管怎样,我还是很享受全世界参赛的感觉。”

(编辑:谭尤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