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有了社交生活” 莎娃畅谈禁赛这一年
来源: 乐视体育 2017-03-18 10:20:24

去年3月8日,莎拉波娃在洛杉矶召开发布会,承认自己服用禁药。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莎娃的复出也进入倒计时阶段,过去这一年,她过得好吗?近日,莎拉波娃接受了《Vogue》杂志的采访,聊了聊禁赛这一年个人的心路历程。

谈禁赛-“我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太大意了”

(莎娃2016年3月8日新闻发布会视频)

去年3月8日,莎娃在美国洛杉矶一个酒店召开发布会,声称自己在2016年澳网尿检中被检测出违禁药品米屈肼。经过了长达半年的审讯,最终莎娃被判罚禁赛15个月。

谈到禁药事件,莎娃说:“我服用米屈肼已经十年了,其中大概有七年的时间,我都从WADA收到纸质证明,说我吃的药物没有任何问题。所以,我对此感到放松,觉得药物都是没问题的。这就是我犯的一个错误:我太大意了。”

回忆过去这段禁赛的时光,对莎娃而言真正的惩罚,是延续好几个月痛苦的审讯过程。不过那些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时光都已经过去,但是未来可能隐藏着更大的挑战。接下来的职业生涯,莎娃会担心是否活在别人的怀疑中呢?“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绝对的,”她对《Vogue》记者叹了口气说道。

谈生活-“我停不下来,我喜欢工作”

(莎拉波娃在哈佛商学院)

在禁赛期间,莎娃尝试了不同的生活。她在哈佛商学院读了一门《战略品牌管理和领导》的夏日课程。接着她在NBA伦敦公司、一家伦敦广告公司以及耐克公司,尝试了一些非常忙碌的实习。她还花时间和和Rich Cohen合写自传。莎娃自有的糖果品牌,也在去年弄得风生水起。“我停不下来,我喜欢工作,”回顾这段时光,莎娃笑道。除此之外,她还读了许多书籍,其中包括不少女性自传。“我读的女性自传都是非常强悍,读完让人感慨至深。”

丰富自身的同时,莎娃也没有忘了放松自己。她在闲时去了一些之前没有去过的地方,像巴塞罗那和克罗地亚。她还重新探索了伦敦:“我对温网非常熟悉,但是我不了解伦敦。”

过去这一年相对自由的时间,让深耕网坛数十年,被巡回赛日程牵着鼻子走的莎娃感叹到:“网球巡回赛决定了你的日程,对于一个控制狂来说,能够自己控制时间让我感到非常自由”。

另外,作为一个俄罗斯人,莎娃似乎发现了自己极强的酒量:“过去这一年,我摄入的酒精量是我人生中最多的。那是因为我的确有社交生活了。”

谈个人-“我很看重场上自己的表现,这比有人说我是更衣室里的好女孩更有意义”

(莎娃在奥斯卡晚宴上)

莎拉波娃在巡回赛中一直给人一种“高冷”的形象,对此莎娃承认,她和巡回赛许多球员都不相熟:“我在更衣室呆的时间非常少,因为我有自己的生活,我有家人和朋友。我在更衣室呆得时间越短,我从家人朋友能获得越多的能量。我很看重场上自己的表现,这比有人说我是更衣室里的好女孩更有意义。”

“她非常注重自己的隐私,”Sophie Goldschmidt莎娃的闺蜜说道。Sophie大莎娃12岁,现在正在做体育营销方面的工作。两人刚刚认识时,莎娃才14岁,当时Sophie还在WTA工作。“人们很少看到真实的玛利亚,她是一位复杂的,世俗的,面面俱到的人,她非常有趣且忠诚,也是个话痨。”

莎娃不仅在场上的风格冷静,连自己在加利福尼亚州曼哈顿海滩的家里装潢都非常淡雅——那是一座带有原始风味的极简抽象派风格的房子,主体颜色是白色和灰色。由于主人对现代建筑、设计以及艺术的喜爱,家里有许多艺术品,比如一张黑白的年轻梦露的照片。亦或是一个带有白色羽毛罩子的落地灯,开灯的时候,落地灯看起来像一朵巨大的牡丹花。还有一个巨大的落地窗,从厨房延伸到客厅。当滑动门打开的时候,泳池就在眼前。

这位看上去像一个加州女孩的莎娃,其实是一位俄罗斯人。她七岁就搬到美国生活,有人好奇她内心中对俄罗斯还有多少留恋。莎娃对此表示:“我依然有着俄罗斯的灵魂。当我在家里招待客人的时候,我能会想到我奶奶的下午茶。我记得小时候读过的托尔斯泰、普希金,我记得我母亲为我背诗的时光。这是我精神中留存的俄罗斯的部分。”

谈感情:“我同时跟不同的男士约会,我有点喜欢这个感觉”

(莎娃和迪米曾经是网坛一堆璧人)

莎拉波娃2013年开始跟迪米特洛夫公开恋情,然而2015年,两人经历了一场非常不愉快的分手。自从那年夏天后,莎娃就再也没有和迪米见面,直到几个月前,莎娃和迪米在纽约偶遇了。

“我们在饭馆聊了五个小时,聊到了饭店打烊。他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是一位非常精致以及非常成熟的人,”虽然已经分手,但是莎娃依然对迪米有着非常高的评价。

“可能我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个困难的交往对象。我非常想要小孩,但是我对工作非常专注,老实说,对工作的专注这是我许多感情失败的原因。我不能接受自己牺牲任何一方面的专注。我讨厌‘平衡’这个词。什么是平衡?如果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的话,那就意味着你对每件事都只有一半的付出,”莎娃对记者分享了自己对感情的看法。

不过感情生活屡屡遭遇不顺,但是这没有让莎娃停止寻找爱情的脚步。为一个花花少女,她最近同时跟不同男士约会。“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笑着说道。“这对我是全新的!我有点喜欢这个感觉!”不过,莎娃还并未最终跟哪位男士确立恋爱关系,现在来看,她还是个单身女孩。

谈回归-“为什么在一月份要谈论四月份的事情,老娘的日程很他妈满”

(莎娃在波多黎各表演赛上)

过去一年,对莎娃来说,最让她感到甜蜜的,就是人们对她的支持:“自从禁药事件发生后,有许多陌生人来鼓励我。比如主厨会从厨房里面出来,或者飞行员会从驾驶舱走出来鼓励我。这非常暖心,我对我自己职业生涯的看法很浅,我都没有意识到我对人们影响如此之大,这让我非常吃惊。”

去年九月,莎娃在去纽约参加CAS最终听证会的路上,不少人认出了她。“有人在机场跟我打了招呼,有人在飞机上也跟我打了招呼。在机场接我的司机,在后视镜中看到我,对我说‘嘿,你能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回归吗。在美网看不到你打球,对我来说很难受的’,”莎娃回忆道。

“我在拉斯维加斯和波多黎各打表演赛的时候,我收到了非常棒的欢迎,”莎娃似乎不担心粉丝对她的支持,她和普伊格在去年12月在波多黎各进行表演赛时,吸引了1,2000观众观看了比赛。

不过莎娃还是不愿和记者谈论太多有关复出的的话题,“为什么我在一月份要说四月份的事情。我要先渡过这周,我日程很他妈满的。”

不过4月份很快就要到来了,被禁赛15个月的莎拉波娃,会带来怎样的复出呢?“我对我自己期待很高,因为我知道自己能够达成什么。我有要达到的标准吗?当然!我会对复出之路有极大的耐心吗?”莎娃说道这停顿了良久,翻了个白眼接到:“我可以比有耐心做得更好”

(延伸阅读-莎娃一小时心灵访谈)

(编辑:谭尤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