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业余马拉松选手染上兴奋剂 应当如何指导和管理
来源: 工人日报 2018-01-08 11:14:30

1月7日,伴随着雨水,来自42个国家和地区的3万余人分3批冲出了2018年厦门马拉松起跑线。最终,埃塞尔比亚选手包揽了男女前3名。其中,德比拉以2小时11分22秒获得男子组冠军,法图玛以2小时26分41秒的成绩获得女子组冠军。

自2003年创办以来,厦门马拉松已经连续11年被国际田联认证为国际金标赛事。目前,这项赛事也在改革中不断完善。例如,本年度厦门马拉松比肩国际六大满贯马拉松赛事的做法,去除名称中的“国际”二字,改称厦门马拉松;分批起跑,更好地分流。

当然,在防治替跑上,厦门马拉松组委会也是下了一番功夫。从安保人员在安检口初检,到赛事裁判对号码布真假的核实,再到用电子扫描仪检查计时芯片,组委会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因为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

2016年12月,在当时还是厦门国际半程马拉松的比赛中出现了多名替跑者,其中一人猝死。随后,死者家属将赛事组委会告上法庭,索赔123万元。此案虽然被法院驳回,但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如果说曾经的替跑引起了人们对马拉松赛事的安全和管理的思考,并由此带来了一些变革,那么近期发生的业余马拉松选手服用兴奋剂的问题,则同样值得管理者和跑步爱好者深思。

1月4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公布了两例兴奋剂违规事件。女子业余马拉松跑者李文杰被查出违规使用外源性促红素;男子业余马拉松跑者侯艳民同样在赛内被查出违规使用了外源性促红素。据了解,李文杰在业余马拉松圈已经小有名气,还是某品牌的代言人。侯艳民曾是专业运动员,退役后担任过黑龙江省马拉松队助理教练。此次,两人被查出兴奋剂问题,令人唏嘘。

近几年,马拉松在神州大地上已呈燎原之势。2016年,在中国田协注册的马拉松及相关赛事达328场,参赛人次超过280万。据中国田协估计,2017年有超过500场马拉松及相关路跑活动。2018年,将有更多的马拉松及相关赛事出现,更多的业余跑者走上跑道。

以厦门马拉松为例,2018年厦门马拉松有3万余人参赛。如果要对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进行兴奋剂检测,难度可想而知。即便是能办到,检测费用也高得令人咋舌。

据记者了解,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检测一例兴奋剂大概需要1000元,3万人则需要3000万元。这是任何一项马拉松赛都无法承担的。因此,赛事组委会通常的做法是对获奖选手进行兴奋剂检测。李文杰和侯艳民就是因此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的。

业余选手参与马拉松,更多的是追求健身和快乐,而非竞技成绩。当然,也并不排除一些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甚至是谋取私利而服用兴奋剂。此外,很多人对于兴奋剂缺乏防范常识。在中国田协将选派2名大众马拉松选手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背景下,如何指导和管理业余选手避免出现兴奋剂问题,将是摆在管理者面前的一道难题。

评论